江恩股市定律:操作方法(二)

gupiao778
5499
文章
0
评论
2020年9月4日 评论 71 3582字

递进式的买进和卖出

很多投资者和交易人都认为,递进式地增加或减少买进或卖出量是唯一可以成功的方法;可我从来都不知道,有什么可以在股市上保持长盛不衰的递进式交易法。有人问拉塞尔・塞奇(Russell Sage)是否相信递进式的交易方法,他说有足够的钱来递进式买进的人只有共个——卡内基、摩根和洛克菲勒,他们更多的只是这样认为而不会去实施。

递进式交易法并不会因为在股市不利的时候继续买进(这样的做法结果增加了风险)就发挥作用。如果做第一次交易时股市就不利而且好像是判断错了,需要做的就是快速退出、不再继续买进或卖出。正如上述金字塔式交易方法里所指出的那样,当股市朝着有利的方向发展时才是承担额外风险的时候。当正在燕利时,无论要增加买进或卖出的数量都无所谓;但如果想要进行摊薄,将损失越积越大,肯定要犯下严重错误,而这一错误早晚会把全部资本都赔进去。

股票套头交易

有些交易者在一类股票中选了一只买进,可这只股票开始朝着不利的方向发展;他们认为可以通过在另一类股票中进行套头交易(1域卖空来拉平盈亏。这样做一般都很不值得。更好的方法是在不利的交易中快速割肉转而开始一笔新交易。

有这样的情况,铁路股票和工业股票价格先是相互分离但后来又走到一起,或者说,过去曾经有这样一些事例。但这种情况的发生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比如:

1919年11月份,当时20种工业股票的平均卖出价是119,而道琼斯20种铁路股票的卖出价是82;也就是说,工业股票要比铁路股票高出37个点。笔者当时认为,不出两年工业股票的卖出价就会低于铁路股票;后来的结果也的确如此。到了1921年8月份,铁路股票的卖出价是70,而工业股票的卖出价却是66;铁路股票的卖出价反倒比工业股票高了4个点,或者说,铁路股票的优劣在21个月的时间里变化幅度竟然高达41个点。

当然,即使是在1919年顶部时用高价工业股票来进行卖空交易并买进铁路股票的交易者都会赚到钱;可这并不是正确的交易方式,因为虽然工业股票猛跌了 55个点,而铁路股票也下跌了18个点。

所以,正确的交易方式原本应当是只要趋势下滑就用工业股票来做空,但不要进行任何形式的套头交易。要获得成功,必须掌握的最基本规则是紧跟股市的趋势。如果一时无法判定股市的趋势,那就暂时退出直至能够判定为止。趋势确定之后,总是能够赚到很多钱。

不能遵循规则

股市长期震荡周期的平均长度是两年,或者说是大约600个交易日。如果站在股市行情自动收录器旁边盯着行情的震荡变化,在两年的时间里就会改变1 200次主意。有90%的时间都是错的,因为改变主意并没有什么靠得住的理由,只是因为出现了可能只是维持几个小时或者几天的小行情而已。这种小行情改变的只是那个站在股市行情自动收录器旁边的交易者所观察到的股市行情的表象而已。

每次改主意、改变仓位都会增加不利的可能性,因为要支付税金、利息和佣金。如果一入市就错了,股票行情自动收录器只会继续错下去;因为它每隔几小时或几天就会显示出一些让人重获希望、维持现状的小行情。另一方面,如果一开始是对的,却每天都盯着股市行情自动收录器,有些毫无意义的小行情就会让你选择退出,那就会丢掉有利的形势。因此,一定要意识到:如果老是盯着股市行情自动收录器、不断改变主意并在90%的时间里都犯错的话,赚钱的机会就会少而又少。

股市大盘的行情变化神秘莫测,大多数人都会失望,这是因为公众受到了期望和担心的影响。人们一担心就卖出,一有期望就买进,所以就总是在接近顶部时入市或在接近底部时退出;而按照某种周密计划进行交易的人,则总是在公众卖出时买进,在公众买进时卖出。让你屡战屡败的不是股市而是自己,因为始终没有弥补自己的弱点,总是听那些还不如你了解股市的人所说的话,总是看报纸,总是相信华尔街上的流言蜚语,所有这些都把人们引入了歧途。

普通的交易者来到华尔街是为了得到些信息。他会问擦鞋的人:“你觉得股市怎么样?”也会问旅馆里的服务员、办公室的勤杂工、自己的经纪人、朋友以及在经纪人办公室里遇到的陌生人。保守地说,普通的散户每天都会向10到12个人征求意见;而这些人当中的大多数对股市的了解还比不上散户自己,都只是随意猜测而已。如果这些人的意见与自己的意见一致了,就会自认为这是很好的信息而依靠这种信息去进行交易,结果自然是赔钱了。如果与之谈话的人中有一半与其意见相左,大概就不会按照自己的判断去行事,可事后却发现自己的判断原本是正确的。 就会对自己说, “假如按照最初的打算买进,就赚到钱了;可是跟经纪人和那些家伙讲了我的判断,他们都肯定地说我是错的”。

“智者通权达变,愚者刚俊自用”。可聪明人还会在调查之后再作决定;傻瓜则贸然作为。对股票的看法一成不变的人,不管他天生只会做多头还是空头,永远也不会赚到钱。人的思路必须始终保持开阔,只要有充分的理由就要随时改变主意并迅速行动。在华尔街,不会改变主意的人很快也就不会注意到任何变化了。

我曾听说华尔街上有这样一位老年交易者,大概有八十多岁了,一辈子攒下了几笔小财,其中较大的几笔都是买进那些迅速上涨50点到100点的股票时赚到的。 可后来由于他总是企图抓住这种很快上涨50点到100点的大行情,因而常常把才赚到的钱都赔了进去。

1915年以前,这个人好几年都一文不名。当第一次世界大战后的经济繁荣时期开始时,他挣到了几百美元的资本就开始买进股票并进行金字塔式交易。在正确的时机进入了股市,买对了股票,就是说,他以接近底部的点位买进;股票开始上涨,也开始r金字塔式交易。他以不到50美元买到了鲍德温(Baldwin)股,以不到40美元买到了克鲁塞波钢铁股、以不到50美元买到了伯利恒钢铁(Beth. Steel) 股,以不到60美元买到了斯图特贝克股。他真的很走运,成了“战争的宠儿”。

一开始,他只是零星买进;当1915年秋股市达到顶部时,他手上的股票已经成千上万。他交由经纪人管理的股票资产净值高达20多万美元。我跟他说“现在该把你的纸面利润兑现了”。当时,他若卖出鲍德温股可以获得100余点的利润、 卖掉克鲁塞波钢铁股可以获得100余点的利润、卖掉伯利恒钢铁股可以获得几百点的利润。.只是,他那时已经变得非常乐观、充满了期望,以至于他觉得大家都疯了,每只上市的股票都会变成伯利恒钢铁股上涨至700点。

我现在还记得,1915年10月里的一天,鲍德温股上涨到了最高的154点。整个股市都陷入了癫狂和极度兴奋之中。我跟他说, “现在要么把你的股票悉数卖出,要么就用止损单来保护你的利润。”他却说“股票还没开始正经上攻呢。”并且又给了我一张再买进500股鲍德温股的买单,还说“我要等着鲍德温股涨到250点再卖,150点我可不卖。”当天下午,鲍德温股就狂跌到了130点,他的所有其他股票也都相应地狂跌了下来;可他还是满怀期待地继续持有。股票继续下跌,几个月之后鲍德温股就跌回到了100点左右;他也不得不卖出那些股票。他原来的20 万美元利润最后在他的账户上不到一万美元。

那么,这种交易方式的错误出在哪里呢?这个人恰逢时机地看到了机会。一开始少量买进没错,接下来的金字塔式交易也没错;但他没能及时退出。只要没有最终兑现,就谈不上利润。利润一定要兑现。这个人拒绝正视股市当时的现状。他过于乐观,不相信20到30点的猛跌就表示趋势已经变了,至少是当时无法一下子就相信。假若一个人有了利润就用止损单来加以保护,他就知道大笔的钱已经保住, 肯定能到手了;可如果他满怀期待地继续持有并在顶部继续买进,就肯定要遭受损失。

这个人先赚后赔,到1917年又变得一文不名了;他再也没有能恢复元气,因为年纪太大了且过于乐观。直到今天,他还会听从经纪人办公室里任何一名书记人员的建议;或者说,实际上,经纪行的任何人只要跟他说一只股票将狂涨100个点甚至更多,他都会信以为真。为什么呢?因为他期望着能够再次入市去做一只会狂涨100个点甚至更多的股票,再次通过金字塔式交易来大发一笔。如果告诉他一只股票肯定会上涨5到10个点,他根本不予理睬。他对赚5个点或10个点根本不感兴趣,只想着赚到上百个点。

有些人从来不吸取经验教训。这个人自从内战前就一直在进行股票交易,在 50多年里却不曾明白股价在几个月内狂涨50到100个点的异常股市一辈子也就会出现三四次。他在盼着每年都能发生这种事情,可他本应该凭经验知道这种事情 20年也难得一遇。他并不明白股市在大多数时间里都是正常的,只会按照正常的方式上下波动。所以,他的推理方法就不正确,不会正确地思考。他的所作所为都建立在一种夸大的期望基础之上,自然也就只会遭受失望和损失了。

时时刻刻都不要忘记:在正常的股市中一定要接受正常的利润,只有在反常的时候才可以尝试获取反常的利润。但不管交易是否有利可图,都要用止损单来加以保护。随时准备好在情况发生变化时改变主意。

778股票学习网(https://gupiao778.com)提醒您: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